当前位置:首页 > 房产 > 正文

房大办公,一个100%互联网基因的商业房地产平台

网络整理 2019-06-16 09:00

  与房大办公的创始人余键鸿谈话感受最强烈的是,你经常能从他口中听到的两个词:“效率”、“实在”。这不仅跟他身上“香港人的特质”有关,从结果来看,也是这家公司的服务风格。

  诞生于2017年4月的房大办公还不到1岁半,平台迄今为止已服务了45,000家企业用户,房源覆盖全球110座城市。从2018年开始,房大办公逐渐将业务中心转移到了国内。目前,平台在联合办公品牌方面的覆盖率已达到99%,也就是说,基本上能够满足国内所有需要新型办公服务的用户。

  能做到这样的覆盖率,除去团队成员此前一直服务于新型办公行业的原因之外,创始人余键鸿自身的房地产行业从业背景也已超过10年。硕士毕业于香港大学中国房地产发展专业后,余键鸿曾供职于亚太地区最大的服务式办公集团之一金玺集团,也是该集团第一批新型办公模式在中国早期的“开荒团队”成员。

Jeff余键鸿

  图为房大办公创始人兼执行董事余键鸿

  1

  从联合办公切入商办领域

  如果你是一家跨国企业的HR,需要在全球8座城市找到合适办公场所,你应该去找谁?房大办公曾经就服务过这样的客户。除了为跨国公司在全球找到不同的城市办公场地,房大此前也为国内企业提供在国外找商办房源的服务,人民日报社就曾经使用房大的平台在美国纽约找到了非常合适的办公室。在服务Sony的时候,对方负责人只用3天就敲定了新的办公地点,最后客户反馈非常好,这样高效的服务是客户非常看中的,也是房大擅长的。

  从联合办公切入,是余键鸿认为目前进入商办领域最合适的方式。除了团队本身专注在联合办公领域时间比较长,另外还有一个原因——做平台,就需要标准化。

  传统租赁有个特点,每件“货”都不一样,哪怕是同一栋楼,每层楼的间隔特点都可能不同。如果是小业主的房源,它的后续就更加复杂。对于联合办公来说,不管是工位数、单间、前台布置等都不是变量,而是具有标准化的“货”。所以当平台鼓励用户在线上做交易的时候,最合适的产品应该是标准化的联合办公。

  此外,像联合办公这样的新型办公在国内的发展只有2-3年时间,但是在伦敦,它是一个已经超过20年历史的产业。国外超过一半的企业在某种程度上都用得到新型办公。新型办公在国内与传统办公相比,占比可能只有8%-20%左右。

  这给了余键鸿和他的团队非常大的空间。

  2

  解决的就是效率问题

  用户在网上找商办房源,通常会遇到两种情况。

  一种情况是,房源信息没有运营。用户通过平台获取到自己认为合适的房源信息后,最终接触到的是中介方,如果这个房源的信息没有及时更新,对方很可能就会说,“这个房源已经被租出去了,我这里还有5个,你挑挑看有没有合适的。”这对于用户来说是非常浪费时间的。

  还有一种情况是,用户找到了一个房源信息更新得还算及时的平台,但需要的区域并没有房源,或者并没有足够多的房源,极端情况是,用户所在的城市根本就没有可选房源。

  对于平台方来讲,亟待解决的就是这样的问题。余键鸿认为,用户在平台上花的时间,应该得到一个更高效率的回报,而不是另外的5个房源,重新选择。整个行业的效率一直也是卡在这件事情上面。目前国内跟欧美发达国家相比,虽然在交通出行、线上支付领先于很多欧美国家,但对于国内商办房地产领域的发展,余键鸿觉得仍然相对停止在1.0阶段。

  作为一个纯互联网背景的公司,房大办公不是一个线下为主导的公司,也不会有自建的中介团队和线下的门店。那么,如何让房源信息得到有效的维护更新,就取决于平台方如何设计流程、机制。

  只有让房源的供应端始终保持在一个有运营、及时更新的状态下,用户才能够得到最好的使用体验。

  3

  让最熟悉那个片区的人来更新

  这两年在新型办公的冲击下,传统商办市场也感受到了一定的压力。当企业开始考虑租期弹性问题的时候,传统的供应端可能也会对最低租期作出一个相对的让步,这些改变让整个市场的租期被压缩得更短,租赁频次变得更高,而房源信息需要更新的频次也呈倍速的增长。

  问题是,谁来更新这个信息才最合适?房大给出的答案是——最熟悉那个片区的人。

标签 房大办公